辰龙:帝王将相

分类:属龙的人 出处: 龙8国际娱乐开户网   作者: Star Support   时间: 2005-03-04
帝王将相 古代相术认为,属龙的人气宇轩昂,有王者之相,大富大贵之命。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确有不少帝王、名将、名相出生在龙年,不过,他们的成功,多数是凭着自己的奋斗不懈拼杀出来的,他们的一生,是血和汗凝结而成的耀眼光环。 朱元璋 公元1328年,农历戊辰(龙)年,安徽濠洲钟离一家朱姓贫农,当新生命呱呱附地,适逢 风雨交加,雷电大作,男孩出生时一道闪电直刺窗内,民间术士以为真龙出世,父母和乡邻都对这个孩子另眼相看,他就是朱元璋,因为生于8月初八,故而幼名朱重八。 相传这消息曾传到统治者耳朵里,他们千方百计地想除去“真龙”。一次他们请了一个算命先生,料定某月某日某时“真龙”骑马必经过某地,官府派了百余精锐士兵等到了一天,后无精打采地回来了,说一个骑马的人也没见到,只有一个小孩骑着一根五、六尺长的竹竿走过。算命先生捶胸跌足道:“天意!天意!孩子的竹为马,他就是将来的天子啊,今日良机错过,大元气数尽了。” 这里有许多附会、迷信的内容,但朱元璋小时候就已成为孩子王却是事实。他十四岁那年已成为一个精悍深沉、英气勃勃的少年了,偏偏这年江淮大旱,颗料无收,朱家本来就穷,朱元璋父母又染上了瘟疫,双双去世。朱元璋走投无路,便投到附近的皇觉寺里当了一名小沙弥,后来庙里也断了香火,他只得拿着钵盂游方化缘,这才度过了灾年。 1347年,17岁的朱元璋回到家乡,家乡已成为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之一郭子兴的据点,朱元璋蓄发还俗,加入了反元队伍,以自己突出的组织能力和军事才干,很快得到郭子兴的赏识和提拔,郭子兴还把自己的义女马氏嫁给了他。到期1355年,年仅27岁的朱元璋已官至大农民政权的左副都元帅,郭子兴和他的长子郭天叙相继病死战死后,他更成了这支农民军的实际领袖。 在元末并起的群雄中,朱元璋并不算强大,刘福通、张士诚、徐寿辉等农民军无论从人力、物力、财力上都远远超过他,但他善于审时度势,寻找时机,向元势力薄弱的地区发展。儒士朱升向他献上了“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三条帝业妙策。使朱元璋的队伍建立了巩固的根据地,有充裕的时间性和精力用于发展生产,缩孝减少了元政府的注意力,取得了壮大队伍的实效。在以后的几年间,尽管他的势力已扩展到足以称王,自成一体的地步,但他仍然打着小明王韩林儿的旗号培杆自己的势力,甚至在小明王遭到了张士诚围攻时,还亲率大军北上救援,这招一石二鸟,既把小明王控制在自己的掌心,又取得出小明王其他部下的支持,他的势力更加庞大了。所以当他水电平群雄,逐败元军后,便轻而易举地借口接小明王从滁州来南京议事,中途凿沉坐船,除掉了小明王。这是已没有任何一支力量可以阻挡朱元璋改朝换代的步伐了,1368年朱元璋终于登上了皇帝的宝座,成了明王朝的开国皇帝。 朱元璋当皇帝当得并不轻松,他时时怀疑部下对他的忠诚,设立锦衣卫监视群臣,甚至自己还常常微服出访,弄得大臣们人人自危,进退两难--吏部尚书吴琳告老还乡后,朱元璋派人暗查他有什么“不轨”言行,结果派去的人看到昔日威风凛凛的吴尚书变成了一个佝偻着身子忙着插身的老农,朱元璋这才放心;大学士宋濂在家私宴亲朋好友,第二天上朝时朱元璋就让他如实报告请些什么人,吃的什么菜,喝的什么酒,宋濂莫名其妙,照实说了,朱元璋拿出暗探绘制的宋濂请客坐次图和情况表一一核实后笑笑说:“很好,没骗子我!吓得宋濂再不敢请客;大将徐达、蓝玉、丞相胡改庸等人都因朱元璋怀疑他们谋反而赐死,有人作了《谢表》赞朱元璋“圣德作则”,他疑作者是故意挖苦他曾经“作贼”,当然要砍头;还有人作文中用了“睿性生(僧)知”等活拍他的马屁,结果也因他疑心是揭他曾是个和尚未而掉了脑袋。但在客观上,朱元璋采取的一些措施,如普查户口,丈量土地,均平赋役、兴修水利,推行屯田等对当时国内经济的恢处长、社会的安定还是起了积极的作用的。 1398年,70岁的朱元璋因病去世,他的一生功过,成为后人反复评说的话题。 班超 我们都读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个成语,你知道这个成语是怎样得来的吗?说起来它和东汉时期一个叫班超的有很大关系。 班超祖籍扶风安陵,生于公元32年,这一年是农历壬辰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龙年,他有个哥哥叫班固,是东汉著名历史学家,所以班超字叫仲升,仲者,老二也。 班超从小勤奋好学、崇文尚武,立志要象西汉通西域的张骞那样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那时候经过西汉末年的战乱,西域重新陷入匈奴奴隶主贵族的统治,与中原音信隔绝,著名的“丝绸之路”也受阻中断。公元73年,东汉政府决心重新打通西域,派窦固带领军队分道出塞进攻匈奴。初出茅庐的班超在这次战役中崭露头角,他以代司马的职务,率偏师千余人侧击伊吾卢,策应主力,在巴里坤湖大败匈奴军队,为战役全面胜利奠定了基础,受到大将军窦固的赏识,委他36人组成的特使通好西域各小国。 班超等人先到了鄯善,鄯善王对他们热情相迎,可是不久就冷淡疏远他们了,班超觉得事出有因,派人暗中查访,原来在他们到达的第二天,匈奴使者也率百余人到了鄯善,形势对一鄯善起了变化—匈奴人多,东汉人少;匈奴人近,东汉人远,所以鄯善王的态度有了转变。班超立即召集随行36人,仔细地分析了形势,有人提出匈奴人多,鄯善王又明显地已倾向于匈奴,留在这里凶多吉少,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班超不同意,他说:“鄯善王一开始对我们很诚恳的只是匈奴使者来了之后慑于匈奴的威胁才不敢接近我们,要是我们这时候退缩,不仅完不成通好西域国的使命,而且还会使各国小看我们,丢了汉人的脸,所以我们只能进,不能退!大家经过一番议论都表示愿意听从他的吩咐,让他拿主意。班超果断地下达命令:“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今天我们就杀死那些匈奴来使!他把36人分为2 组,一组10人,在匈奴驻地上围潜伏,华丽人一面大军鼓;其余的人纵火杀入匈奴营地。当夜大风,火借风势烧得匈奴来使措手不及,加上外面鼓声震天,仿佛汉军主力从天而降,顿时斗志松懈,自相践踏逃窜,结果30余人被子休养,百余人被烧死。第二天鄯善王得到消息,震惊之余又十分佩服班超的大智大勇,当既决定脱离匈奴,通好东汉。 之后,班超继续向西到达于阗,杀死了匈奴派在那里的“监护使”,争取了于阗王;第二年又消灭了匈奴在疏勒的傀儡政权,重立疏勒人拥护的新王。打通了丝绸之路。 班超完成使命,公元75年他接到趄迁要他回京的命令,准备回京,西域各族人绵延几百里挽留他,有的还抱着他坐的马足不让走。班超不忍忤了民意,伤了民情,只好向朝迁修书说明情况,留了下来。这一留就是30年,30年间,班超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下,只有一支千余人的“老兵”队伍,但始终能够控制西域的局势,表现了他优秀的军事才能和杰出的政治才能。公元102年,年过古稀班超回到了阔别多年的京城洛阳,不久即因病去世。 属龙的帝王将相还有三国名将马超、晋武帝司马炎、唐宰相李辅国、宋真宗赵恒、宋钦宗赵桓、清太宗皇太极、清仁宗嘉庆皇帝、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大革命时期中共总书记向忠发、抗日名将佟麟阁以及老一辈革命家任弼时、潘自力、张云逸、滕代远等。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专题导航